东营知名刑事辩护诉讼律师
法律热线:
文章详细

论死刑案件中的辩护

发布时间:2018年7月24日 东营知名刑事辩护诉讼律师  
论 文 摘 要
死刑是重要的社会防卫手段,它是剥夺犯罪分子生命的最严厉的刑罚,具有不可复还性。当今世界各国对死刑事都采取了极为慎重的态度。一些国家废除了死刑,在保留死刑的国家,也都在诉讼程序上采取了有别于其他自由刑案件的特殊保障,以加强死刑判决可靠性和减少对死刑的适用。在死刑的程序控制中,加强对被告人辩护权的保障是限制死刑适用的重要方法之一。律师在死刑案件中的辩护是刑事辩护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辩护律师在死刑案件中的有效参与,有助于保障死刑判决的公正性、可靠性,并能有效地推进刑罚制度向轻刑化方向发展。上述旨在提高我国死刑案件辩护质量的若干建议有待纳入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总体规划,以顺应限制和减少死刑适用的世界性潮流.在本文中,笔者拟从比较法的角度,对死刑案件中的辩护问题进行探讨,以期对完善我国相关制度、提高我国死刑案件中的辩护质量有所裨益。
关键词:死刑案件,辩护权,律师

一、死刑案件中对被告人辩护权保障之概况
联合国经济社会理事会1984年5月25日通过的《关于保护面对死刑的人的权利的保障措施》第4、5、6条作了以下规定:(1)只有在对被告的罪行根据明确和令人信服的证据而对事实没有其他解释余地的情况下,才能判处死刑;(2)只有在经过法律程序提供确保审判公正的各种可能的保障,至少相当于《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所载的各项措施,包括任何被怀疑或者被控告犯了可判处死刑罪的人有权在诉讼过程中的每一阶段取得适当法律协助后,才可根据主管法庭的终审执行死刑;(3)任何被判处死刑的人有权向较高级的法院上诉,并应采取步骤确保必须提出这种上诉。
与联合国文件的规定相一致,在保留死刑的国家,在刑事诉讼中对被告人辩护权的行使主要提供了以下两方面的特殊保障:
对死刑案件中被告人的辩护权进行特殊保障,对于减少死刑的适用,保障死刑判决的可靠性,保护公民的生命权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二、死刑案件中律师辩护的特殊性
辩护律师在刑事司法制度中的功能是独特的。律师在所在的刑事案件中都起着关键的作用。然而,由于死刑案件的复杂性和死刑作为刑罚的特殊性,律师在死刑案件中具有不同于在其他刑事案件中的更为重要的责任。
相对于普通刑事案件而言,为死刑案件的被告人作辩护的复杂性、重要性以及所面临着的社会压力对于辩护律师的职业素质提出了列高的要求。
三、我国死刑案件辩护存在的问题
在我国死刑案件的辩护中,存在的问题首先是律师辩护的立法和司法环境问题。
从实体法方面看,我国1979年的《刑法》中有28个死刑罪名,而1997年的《刑法》中有68个死刑罪名,这至少从形式上反应了我国的死刑政策从限制到放宽这样一种趋向。《刑法》第48条规定了死刑的适用条件,即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这是《刑法》对死刑适用条件的总则性规定。“罪行极其严重”是一个十分概括的概念。在什么情况下属于“罪行极其严重”,法官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空间。在我国的刑法分则中,关于死刑的适用条件,也使用了一些极其概括的用语,如情节特别严重、数额特别巨大、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的损失等等。对这些概念的判断,均在一定程序上取决于法官的自由裁量。根据《刑法》的规定,适用死缓的条件是:如果不是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可以适用死缓。这一规定弹性很大。这种弹性很大的规定在赋予法官的自由裁量空间的同时,也给律师的辩护留下了余地。但是,我国关于死刑的刑事政策使得立法的规定在实际执行中出现了向不利于被告人的方向发展的趋向。各地司法机关在死刑适用上存在唯后果论、唯数额论、过于重视“民愤”等问题。这些问题从客观上制约了律师在死刑案件中辩护功能的发挥。
我国目前的立法和司法环境问题限制了律师在死刑案件中辩护作用的正常发挥。由于正当资源不足,有的律师采取了向高层反映意见、让法学家出具专家意见书等特殊的辩护方式,从而引发了社会公众对辩护律师职业道德的质疑。因为辩护律师通过施展自己的“个人魅力”,能够保障被告人的权利在个别意义上获得一种完满的救济。但是,它却无法保障同样情况下的当事人在一般意义上能够获得同样充分的救济。
在我国死刑案件的辩护中,辩护律师的素质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为可能判处死刑的被告人指定辩护律师仅限于法院审判阶段。2003年9月1日开始施行的《法律援助条例》增加规定:犯罪嫌疑人在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后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因经济困难没有聘请律师的,可以申请法律援助。从而为死刑案件中贫穷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从侦查阶段就能获得国家的法律援助提供了可能。在法律援助的案件中,辩护律师的素质如何、所提供的服务质量如何,直接关系到对社会中贫弱群体的保护。在我国,从保证给死刑案件中的被告人指定律师到保证给死刑案件中的被告人指定高水平、高素质的律师,死刑案件中的律师辩护有待经历这样的过渡。

四、提高我国死刑案件辩护质量的建议
如前所述,我国死刑案件中的辩护存在的首要问题是律师辩护的立法和司法环境问题。“律师辩护难”是我国刑事司法实践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之一。在刑事诉讼中,辩护律师要完成他的职业使命,必须给予他能够与公、检、法机关相交涉的资源,如保障律师与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的权利、赋予律师的侦查人员讯问犯罪嫌疑人时的在场权、保障律师不会因履行辩护职责而受到控诉方的不当追究等等,这些问题是我国刑事辩护制度在发展过程中需解决的整体性问题。
单就死刑案件中的辩护而言,律师辩护的立法和司法环境亟待予以改善。刑事实体法上关于死刑适用的“弹性”规定具有两面性,它一方面赋予了法官居死刑适用上的自由裁量权,另一方面也为律师的辩护留下了空间。由于司法实践中这种“弹性”规定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扩大死刑适用的角色。因此,一些学者提出了在实体法上细化死刑适用条件,以限制法官自由裁量权的建议。笔者认为,细化死刑适用的条件,固然可以起到限制法官自由裁量权的作用,但另一方面也捆住了律师的手脚,缩小了其辩护的空间。因此,在死刑的适用上,更为关键的问题是严格奉行“可杀可不杀的绝对不杀”的刑事政策,通过司法严格控制死刑的适用,充分发挥律师的辩护功能,以减少对死刑的适用。
比如,辩护律师可以运用事实来说明,被告人具有一些好的品质并做过一些善事,而不是公诉书中所描述的“被告人是一个邪恶和残忍的人”,使法官相信被告人有可挽救的一面;辩护律师还可以通过分析被告人的历史和其性格形成和发展的特殊环境,揭示他所犯罪行从人情角度来看是可以理解的,他的犯罪不仅仅是他自身的责任,也有家庭和社会的责任,他的犯罪至少在部分上是可以宽大的;辩护律师也可以提出一系列案件在适用刑罚上差别,并举出同样严重的案件没有被判处死刑的例子,来说明该案中的死刑适用是值得怀疑的,如果将适用死刑的条件绝对化,有时不利于律师通过辩护将部分被告人从死刑裁判的危险中解救出来。
从刑事程序法方面看,可以考虑的改革建议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
律师在死刑案件中的辩护是刑事辩护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辩护律师在死刑案件中的有效参与,有助于保障死刑判决的公正性、可靠性,并能有效地推进刑罚制度向轻刑化方向发展。上述旨在提高我国死刑案件辩护质量的若干建议有待纳入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总体规划,以顺应限制和减少死刑适用的世界性潮流。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2,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3,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
4,《法律援助条例》



All Right Reserved 东营知名刑事辩护诉讼律师
Copyright @2013-2013 版权所有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
友情链接
厦门法律咨询北京工程欠款律师苏州法律咨询宁波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大连刑事律师东莞刑事律师宁波工伤赔偿律师南昌债权债务律师西安交通事故律师厦门婚姻律师银川毒品犯罪辩护律师北京法律咨询长沙法律咨询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成都法律咨询成都法律咨询东莞法律咨询东营法律咨询无锡法律咨询南京法律咨询莆田法律咨询杨浦区法律咨询松江区法律咨询唐山法律咨询枣庄滕州法律咨询温州法律咨询中山法律咨询深圳遗产继承律师怀化交通事故律师怀化劳动纠纷律师北京大案要案律师北京最好的经济案件律师北京知名大律师北京最好的刑事律师成都公司法律顾问律师成都债权债务律师东阳专业刑事辩护律师东营刑事律师深圳公司法务律师广州股权纠纷律师深圳福田刑事律师怀化离婚律师西安离婚律师宁波资深律师莆田律师莆田律师西安刑事律师厦门离婚纠纷律师扬州离婚律师中山交通事故律师北京法律咨询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昆明法律咨询洛阳法律咨询南京法律咨询南京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苏州法律咨询苏州法律咨询苏州法律咨询郑州人身损害赔偿律师重庆法律咨询苏州昆山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北京专业毒品犯罪律师北京最好的律师事务所包头债权债务律师奉贤法律顾问律师奉贤法律顾问律师奉贤婚姻律师奉贤取保候审律师奉贤刑事律师奉贤刑事律师奉贤房产纠纷律师昆山离婚律师龙岩刑事律师宿迁婚姻律师厦门劳动争议律师银川贪污受贿职务犯罪辩护律师浦东新区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长春法律咨询济宁法律咨询昆明法律咨询金华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枣庄滕州法律咨询郑州毒品犯罪辩护律师成都取保候审律师昆山交通事故律师深圳著名合同律师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苏州昆山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淮安法律咨询金华法律咨询株洲醴陵法律咨询洛阳法律咨询扬州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枣庄滕州法律咨询漳州法律咨询郑州建筑工程纠纷律师株洲醴陵法律咨询东莞刑事律师南宁房产律师广州资深律师曲靖刑事律师南昌刑事律师湖州法律咨询玉林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漳州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广州经济合同律师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淮安法律咨询杭州法律咨询金华法律咨询洛阳法律咨询宿迁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西安法律咨询玉林法律咨询扬州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广州经济合同律师南京合同纠纷律师北京法律咨询长沙法律咨询济南历下区法律咨询龙岩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长宁区法律咨询苏州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宁波法律咨询厦门债务律师厦门债务律师北京高管职务犯罪辩护律师厦门债务律师北京工程欠款律师淮安法律咨询金华法律咨询济南法律咨询济宁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洛阳法律咨询南京法律咨询南京法律咨询南京法律咨询石家庄法律咨询宿迁法律咨询天津法律咨询西安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玉林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广东中山经济纠纷律师北京非法集资辩护律师北京商标纠纷律师北京商业秘密律师东阳交通事故律师西安建设工程律师北京专利申请代理律师北京专利无效律师金华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汕头法律咨询乌鲁木齐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丰台区法律咨询福州法律咨询龙岩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厦门婚姻律师北京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淮安法律咨询宁波法律咨询乌鲁木齐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玉林法律咨询赣州专业工伤赔偿律师深圳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厦门债权债务纠纷律师浦东新区法律咨询玉林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乌鲁木齐法律咨询郑州交通事故赔偿律师广州法律咨询南昌经济纠纷律师朝阳区法律咨询福州法律咨询淮安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汕头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上海合同律师厦门公司法律顾问东阳离婚律师宁波资深刑事律师蚌埠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邯郸法律咨询杭州法律咨询龙岩法律咨询玉林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北京工程欠款律师北京法律咨询龙岗刑事犯罪辩护律师青岛专业合同纠纷律师杭州知名刑事律师南昌资深律师广州法律咨询淮安法律咨询杭州法律咨询金华法律咨询杭州法律咨询郑州专业离婚财产分割律师北京房产继承纠纷律师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成都经济合同纠纷律师宁波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河北廊坊尽职调查律师厦门重大疑难刑事辩护律师浦东新区法律咨询丰台区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汕头法律咨询乌鲁木齐法律咨询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厦门毒品犯罪刑事辩护资深律师南京法律咨询厦门资深刑事律师上海著名拆迁律师沈阳经济合同纠纷律师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洛阳法律咨询南京法律咨询中山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洛阳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宁波买卖合同纠纷律师中山法律咨询龙岩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宿迁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武汉法律咨询武汉资深刑事律师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浦东新区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金华法律咨询内江法律咨询成都重大刑事案件律师江西南昌建设工程房地产纠纷律师江西南昌企业常年法律顾问律师江西南昌民间借贷债权债务合同纠纷律师四川成都专业债权债务律师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内江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宁波法律咨询西安法律咨询南昌法律咨询金华法律咨询内江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海淀区法律咨询苏州法律咨询深圳龙岗区法律咨询赣州欠款欠债律师绍兴知名刑事律师南宁资深建筑工程律师江西南昌股权收购转让纠纷律师江西南昌互联网金融p2p法律风险律师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大连法律咨询大连法律咨询内江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大连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大连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中山合同纠纷律师朝阳区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内江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大连法律咨询青岛法律咨询杭州法律咨询杭州专业PPP项目服务律师杭州专业公司企业法律顾问赤峰市离婚律师北京法律咨询福州法律咨询福州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内江法律咨询金华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武汉法律咨询东营公司合同法律顾问律师东营知名房产建筑工程律师东营知名互联网金融融资租赁律师东营知名离婚财产纠纷律师郑州经济合同纠纷律师厦门医疗纠纷律师广州法律咨询赤峰市刑事律师朝阳区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大连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金华法律咨询温州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海淀区法律咨询深圳福田区法律咨询大连法律咨询深圳龙岗区法律咨询大连公司治理律师内江交通事故肇事律师重庆劳动争议工伤待遇赔偿律师四川成都房产建筑工程律师内江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大连法律咨询成都建筑工程合同律师大连私募股权投资律师深圳法律咨询厦门法律咨询郑州知名刑事辩护律师杭州法律咨询丽水龙泉法律咨询深圳福田区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韶关法律咨询郑州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律师南昌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中山刑事辩护律师朝阳区法律咨询深圳福田区法律咨询绍兴交通事故赔偿律师深圳刑事辩护郑州专业医疗纠纷律师深圳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深圳福田区法律咨询深圳福田区法律咨询海淀区法律咨询福州法律咨询郑州房产合同纠纷律师绍兴建筑房产纠纷律师广州资深离婚律师江西南昌创业投资法律风险咨询律师江西南昌股权激励机制方案律师江西南昌企业商业秘密保护律师江西南昌众筹法律风险咨询律师郑州专业建筑工程纠纷律师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浦东新区法律咨询绍兴法律顾问律师温州离婚纠纷律师绍兴离婚财产纠纷律师深圳常年法律顾问律师深圳公司治理律师北京重大刑事案件律师郑州专业房屋买卖纠纷律师上海专业离婚纠纷律师朝阳区法律咨询内江法律咨询杭州专业不良资产处置律师杭州专业私募股权基金律师上海法律咨询杭州专业经济纠纷律师广州法律咨询济南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济南法律咨询杭州专业投融资律师赣州专业知名律师东营看守所会见律师北京法律咨询丰台区法律咨询武汉法律咨询深圳龙岗区法律咨询深圳龙岗区法律咨询南昌法律咨询济南法律咨询张家口离婚财产纠纷律师武汉法律咨询深圳福田区法律咨询济南法律咨询深圳法律咨询杭州专业债权清收律师深圳投融资律师朝阳区法律咨询海淀区法律咨询南昌法律咨询深圳龙岗区法律咨询济南法律咨询郑州经济犯罪辩护律师南京离婚纠纷律师北京走私犯罪律师广州法律咨询武汉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温州法律咨询深圳福田区法律咨询南昌法律咨询济南法律咨询深圳公司股权律师武汉法律咨询南昌法律咨询海淀区法律咨询杭州专业创业投资服务律师郑州专业刑事辩护律师武汉法律咨询南昌法律咨询厦门离婚财产分割律师奉贤房产纠纷律师南昌法律咨询深圳福田区法律咨询南昌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南昌法律咨询深圳福田区法律咨询海淀区法律咨询深圳龙岗区法律咨询上海法律咨询广州专业房产律师南昌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深圳福田区法律咨询南宁刑事律师长春法律咨询江门法律咨询杭州专业房地产开发律师绍兴民间借贷纠纷律师深圳房地产开发律师韶关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长春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江门法律咨询东营知识产权纠纷律师绍兴劳动争议律师绍兴行政诉讼律师广州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东营新三板挂牌上市律师烟台法律咨询北京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广州法律咨询海淀区法律咨询深圳龙岗区法律咨询深圳婚姻家事律师杭州萧山律师厦门交通事故处理人身损害赔偿律师郑州专业股权纠纷律师南京专业刑事辩护大律师昆明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朝阳区法律咨询丰台区法律咨询海淀区法律咨询深圳龙岗区法律咨询温州法律咨询绍兴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律师东营交通事故律师深圳劳动争议律师南京知名公司企业法律顾问律师广州法律咨询东营经济贪污贿赂罪刑事律师网杭州专业股权纠纷律师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温州法律咨询深圳龙岗区法律咨询绍兴经济合同纠纷律师深圳专业合同纠纷律师上海房屋动拆迁补偿纠纷律师上海房产买卖纠纷律师上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律师上海公司股权(股份)纠纷律师上海经济合同纠纷律师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浦东新区法律咨询海淀区法律咨询上海借款合同纠纷律师上海借款合同纠纷律师上海专业刑事辩护律师上海刑事会见律师上海债权债务纠纷律师银川经济犯罪辩护律师海淀区法律咨询深圳龙岗区法律咨询深圳公司并购律师赣州离婚律师深圳建筑施工纠纷律师成都法律咨询东营知名刑事辩护诉讼律师广州市刑事律师宁波离婚财产纠纷律师成都法律咨询成都法律咨询成都法律咨询北京专利纠纷律师杭州资深刑事律师